中文 | English | Espa?ol | 日本語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金融研究

中國需謹防輸入性金融風險
視力保護色:

默認

【字體: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信息來源:中國網  2020-03-24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美國確診病例累計達到14250例,悲觀的預期反饋到股市上,美股本月已經歷4次熔斷,引發全球股市多國熔斷。美股震蕩產生的外溢效應,中國該如何應對?

  本期《見智·大師課》,邀請到了中共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導師陳建奇,為大家解析美股震蕩影響與中國應對。

  以下是正文: 

  一、美股震蕩的外溢效應 

  美國股市近期連續多次熔斷,引發國際社會高度關注。盡管美聯儲等重要部門緊急出臺一序列應對舉措,但美國股市并沒有因此平穩,而是繼續呈現劇烈震蕩。美國擁有紐約等國際金融中心,而且美元是當代最重要的國際貨幣,美國金融資本市場震蕩客觀上會形成較強的外溢效應,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主要國家要高度關注輸入性金融系統性風險。

  盡管直接厘清美國股市震蕩對外潛在的影響并不容易,畢竟全球市場影響因素非常復雜,但近期國際市場中的黃金、白銀等避險資產價格同步大幅下挫,比特幣等數字貨幣價格也大幅調整,顯然難以回避美國金融市場震蕩所滋生的潛在影響。伴隨美國股市的劇烈震蕩,世界上包括巴西、泰國、加拿大、墨西哥、菲律賓、巴基斯坦等不少國家股市發生熔斷。上述事實都表明美國金融市場的劇烈震蕩可能對其他國家和地區正在形成輸入性金融風險。

  中國金融市場正在加速開放過程之中,美國金融資本市場的震蕩對中國的影響可能是多方面的。美國金融市場震蕩將對美元匯率產生影響,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波動可能加大。美國投資中國市場的資本可能由于美國股市震蕩而回流救市,由此構成對中國股市或者實體投資的影響。美國金融市場震蕩倒逼美聯儲出臺量化寬松政策,可能對中國外匯儲備保值增值等方面產生深層次影響。

  從目前市場表現來看,雖然中國也出現了股市的下挫,但股市波動的幅度在全球金融市場中處于較低的水平,有些評論認為A股已經成為全球的避險資產,這些都表明中國金融市場比較穩健。此外,中國人民銀行通過降準及公開市場操作等手段保障流動性的合理充裕,有助于市場融資需求得到滿足,人民幣納入SDR儲備貨幣籃子,人民幣國際貨幣地位的提升也有助于金融的穩定。

  當前中國金融市場穩定并不代表未來能夠有效防范輸入性金融風險,美國金融市場如果繼續劇烈震蕩,不排除引發全球資本跨境大規模流動,從而國際金融大幅波動的問題可能難以回避,包括中國在內的重要市場可能受到較大沖擊。

  二、把防范輸入性金融風險放在突出位置 

  如何防范輸入性金融風險的問題顯然需要從理論的高度進行應對。

  按照不可能三角的理論,貨幣政策獨立性、資本自由流動、固定匯率制度三個目標不能同時實現,如果外部市場劇烈震蕩,資本跨境大規模流動,要保障貨幣政策獨立性,匯率將面臨劇烈調整的挑戰。目前中國資本賬戶可兌換改革尚未完成,資本賬戶管制仍然是保障資本跨境有序流動的重要手段,這客觀上為匯率穩定和資本流動兩個目標背景下的金融穩定創造了條件。

  可見,中國防范輸入性金融風險具有重要的政策及制度空間。然而,資本賬戶管制等制度的使用,并不意味著中國就能有效防范輸入性金融風險問題,近年來滬港通、深港通、滬倫通等制度的實施,促使中國金融市場和外部的聯系越來越深,資本賬戶管制的效率也在降低。在這種情況下,部分資本跨境流動可能對股市等市場產生影響,如何促進國內股市等相關金融市場的穩定,成為防范輸入性金融風險的重要內容。

  當前中國人民銀行不斷優化貨幣政策,為經濟金融市場穩定提供重要的保障。然而,股市等金融市場能否保持穩定,最終還在于宏觀經濟能否穩定,因而,要從根本上防范輸入性金融風險,核心還在于怎么促進宏觀穩定。

  針對當前疫情沖擊及外部影響等因素,中國宏觀經濟減速的問題比較突出,雖然貨幣金融政策對于宏觀穩定有重要意義,但貨幣政策比較側重總量,財政政策更加側重結構,可以直接作用于企業及個人等微觀領域,具有見效快及針對性強等特點。在促進宏觀穩定的政策選擇中,財政政策不僅要更加積極有為,而且能夠大有作為。

  然而,積極財政政策更加積極有為,也會帶來短期減收增支的不平衡壓力,難以回避錢從哪里來的問題。結合財政理論及世界各國的實踐,財政收支缺口通常由發行國債進行平衡。盡管我國有些地方政府債務規模較高,但中央政府債務還有較大空間,特別是在非常規時期,擴大中央政府債務發行是熨平經濟波動的重要做法,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不少國家就采取大規模發行國債的擴張性財政政策。此外,2019年底我國中央及地方財政在中國人民銀行的國庫現金余額達到3.2萬億,近幾年一直保持在3萬億左右的水平,這為積極財政政策的實施提供了重要的現金流保障。

  綜合來看,美國股市等金融市場劇烈震蕩,構成對國際金融市場穩定的較大沖擊,人民幣匯率及中國股市都出現了波動,中國應把防范輸入性金融風險放在突出位置。未來中國不僅需要進一步優化貨幣金融政策,保障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更要注重通過積極財政政策穩定宏觀經濟,保障實體經濟的穩步發展,為宏觀金融穩定打下重要基礎。


福建麻将金雀怎么打 沈阳麻将免费下载 广西十一选五投注 开拓者vs凯尔特人6打 打麻将三个人怎么玩 桂林麻将怎么打 金沙娱城手机app下载 快乐十分预测最准 青海快三什么程序 舟山星空棋牌五十k ewin棋牌官方版游戏 二门出灵码是什么数字 江苏快三app免费下载最新版 福彩排列7 东北单机麻将下载安装 网络棋牌频道直播源 36棋牌神兽游戏外挂